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心文学社

天之心,心之声

 
 
 

日志

 
 
关于我

增强文化品味、提升审美情趣、关爱社会人生、繁荣企业文化,团结广大文学爱好者,共同切磋学习,全面提高文化素养,重点发展写作能力和文学鉴赏能力。“天心”文学社隶属于公司党支部,由蔡子祥董事长亲自担任社长。“天心”文学社是公司推行员工素质教育及文化建设、提高员工人文修养的一个重要窗口。从字面上,是“普天铁心”四个字当中的两个字“天心”,天心,是普天铁心的文化思想核心,天心,普天人的心声,天心,是“普天之下、皆有我心”的“天心”,天心,即天之心、心之声……

网易考拉推荐

曾经有过这样的乡村----读《太阳照在桑干河上》有感  

2011-07-15 16:50:36|  分类: 天心文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曾经有过这样的乡村----读《太阳照在桑干河上》有感 - 天心文学社 - 天心文学社

 最近读了《太阳照在桑干河上》,这篇小说是女作家丁玲在革命时期所写的,在读这本书之前,我特意了解了当时作者写作时的背景,《太阳照在桑干河上》写于一九四六年《五四指示》发表后处于初期阶段的华北农村的土改斗争,作品以华北一个叫暖水屯的村子为背景,真实生动地反映了农村尖锐复杂的阶级斗争,揭示出各个阶级不同的精神状态,并且展现了中国农民在共产党领导下已经踏上的光明前途的故事。全书从一个后来被错划成富农的富裕中农顾涌,在附近村子听到土改斗争的风声开始,作者以细腻的文笔触写了暴风雨到来前暖水屯人们心理上的变化,对斗争风暴的到来做了有声有色的描绘。作者以顾涌的出现为全书开头,并且选择他作为贯穿全书的一条重要线索,是因为他的身份使他对土改十分敏感;与此同时,他又和农村各阶层保有密切复杂的联系;而对这种人采取什么态度,也直接关系到党在农村中的阶级政策,并关系到土改运动能否顺利开展。

土改运动影响着农民今后的生活,因此他们各有各的想法,给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当侯全忠老汉在清算运动中去找地主清算时,地主一出声,他被别人激发起来的革命冲动立即消失了,地主问他看什么,他说来干活, 说完话找了一把笤帚, 在地主院子里扫起来。出来后,同伴问他清算了没有,他说“算了算了, 咱还欠人家一万款子啦。”这些要革命又缺乏革命斗争性的穷苦人就是这样煎熬在存在的恐惧中而不能自拔,他们面对的似乎不是一个地主而是一个庞大而又不知如何对付的统治巨人,除了选择退缩、隐忍以换取坚韧的生存品质,他们想不出什么别的办法,他们简单的逻辑就是, 只有把人从肉体上彻底消灭才是后果的清除,“他们要求报复, 要求痛快”,因而他们要么不斗争,要么就往死里斗。

暴力可以说是革命过程的必然现象,有革命就会有暴力的大面积出现,即使以“自由、平等、博爱”为追求口号的法国大革命也不例外。那种希望革命做好好先生,不要武斗,只讲文斗,无疑是取消革命。远离革命年代的人们常常认为革命和反革命的斗争就是一场狗咬狗的一嘴毛运动,生产力停滞、知识传承中断、社会秩序崩溃、人文理性沦落,也就是说,革命和它所反对的对象一样缺乏合理性基础, 建立的也只是非理性的权力机制。但对身处革命时代的人而言,革命实实在在非得和暴力相连,否则革他人之命就会变成革自己之命,任何革命的激情都是现实的而非文化的。但是,尽管我们可以为革命暴力作出如此的辩解,革命却不是为了暴力而暴力,革命不仅应尽可能避免暴力使暴力成为革命极有限的手段,而且革命最终是为了消除暴力,“不战而屈人之兵”是兵法原则也是革命原则。

由此我想到穷人是否具备革命的暴力目标呢?从《太阳照在桑干河上》中我读到,如果穷苦人不能把革命看成是一场双重拯救——拯救自已和拯救世界的艰巨历史任务,那穷苦人即使在革命胜利的时代仍只是另一个社会的受苦人——它反而证实了反革命的预言:你们天生穷命,跟谁也不会有好日子。

回顾历史,乡村底层人为反抗不幸福的生活重压进行过不屈不挠的斗争,暴力剧也一再在群众运动中上演,以致暴力成为群众运动的常态。《太阳照在桑干河上》显然触及到这一极有深意的乡村存在主题,在那个时代,乡村革命者需要极大的勇气和觉悟来面对,正如张正国所嚷喊的“咱们天天叫老百姓翻身,咱们自己干部却甩手甩脚地坐在合作社沏茶喝、串街。谁心里也明白咱村子上杀人不用刀的是谁, 尽瞎扯一气,却碍着干部里面有他的兄弟又有他的女婿,不是怕得罪他的,就是想同他拉点关系的!”钱文贵的存在表明,乡村革命者所要面对的不仅仅是某个脑袋上刻画着反革命字号的敌人,而是整体的乡村本身。历史却往往就是这样,它在一系列表面的胜利景象中把革命引入歧途,最终使革命的诗意变成革命的癫狂。

掩卷长思,不由得感叹丁玲真是一个天生的作家,她的随笔,写得何等有政治性,可她写起小说,政治性处处让位给她的创作天性。她的文笔带着建国初期的文艺作品的那种清朗,刚健,看完后的印象:是一株桃花开在田野地里,桃花是粉红的,田野地是黑绿的,天空是淡蓝的,色彩是轻倩的,但并不轻狂;是明丽悦目的,但并不甜俗。这大概也正是她写作时的感受,是笼罩住这本小说的气场。给我感触最深的不仅仅是丁玲的文笔,展望今天的乡村,再看60年来农村的变化,农民各种意识的觉醒,让我看到了女作家的愿望正一步步在今天的中国实现成真。■(朱海瑄/作者系行政部文员、本刊记者)

  评论这张
 
阅读(24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